撸久哈_撸鸡巴_花式撸管_草榴社区怎么进不去了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euraxo.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六十六章 计中有计(九)

时间:2018-01-31 「谁他妈敢动她们?」一个很洪亮的声音在仓库的门口儿响了起来,「都给我滚开!」围着两个美人儿的小流氓们还没来得及动手,就都又灰溜溜的散开了。惊魂未定的姐妹俩哆哆嗦嗦的抬起头,只见又有一群男人走进了仓库,这回不是小流氓了,三十多的、四十多的都有,领头儿的是一个大光头,长得人高马大,一看就不是个善主儿。
  「这是怎么回事儿?」「光头」恶狠狠的盯着小全。「强哥……」刚才抓陈倩来的那个男人用手挡着嘴巴,在「光头」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妈的,」「光头」向小全慢慢的走了过去,「我的话你也敢不听。」「哥……哥……我……我就是和她们玩儿玩儿。」小全一边说,一边向后退着,可他的腿上打着石膏,真是很不方便。
  「光头」紧着上了一步,反手就给了小全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他摔倒在地,
  「小王八蛋,你险些坏了我的大事儿。」「哥……别动手……别动手……」小全坐在地上,不住的摇着手,「我……我知错了……知错了……」
  「光头」不再理小全,转身来到陈氏姐妹跟前蹲下,「两位陈小姐受惊了,都怪我那个弟弟没有教养。」他起身坐到一张沙发上,又指了指自己对面的那张,「过来坐吧,咱们谈谈。」姐妹俩都像是受了惊的小鹿,战战兢兢的照男人的话做了,「你……你们是什么人,到底要把我们怎么样?」
  「我叫『光头强』,在门头沟的这片儿黑道儿上有点儿势力,我今天请两位陈小姐来的目的是为我弟弟报仇,虽然上次是他先对陈倩小姐不敬,但他已经报出了我的名号,你男朋友就应该把他交给我处理,可他还是打断了我弟弟一条腿,那分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侯龙……」「闭嘴,我还没说完呢。『东星太子』让我在道儿上丢了很大的面子,我今天就要当着几位老大的面儿找回来。」光头强指了指跟他一起来的几个人,其中有三个坐在一边儿的沙发上,显然身份不同。
  「你……你们放了我妹妹,侯龙涛是我一个人的男朋友,你们抓她干什么?」陈倩紧紧的抱着妹妹,她知道否认和侯龙涛的关係并不会对自己的处境有什么帮助,但如果假装承认,也许会使妹妹脱身呢。「因为直接抓你不太容易,所以只好先抓了她做诱饵。」「那现在她已经对你们没用了,你放了她吧,求求你。」
  「姐……」陈曦抬起了布满泪水的俏脸,她明白姐姐的意思,「我不能……不能……」「小曦,别说了。」陈倩赶忙又把妹妹的头按回怀里,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强哥,求你放了我妹妹。」陈倩虽然性格懦弱,但毕竟身为人姐,到了关键时刻,保护妹妹的责任感已经超出了自身的恐惧。
  「啧啧啧,」光头强伸出食指摇了摇,「不要说傻话,没有解决侯龙涛之前,我怎么可能放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走呢?其实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的,谁让你长的美若天仙呢,凄凄楚楚的,真是我看了都心疼,你妹妹也真是个百里挑一的美人儿,你们俩是怎么生的?」姐妹俩听了男人轻浮的调笑,两人的身体不禁缩得更紧了。
  「行了,光头强,我们不是来看你调戏小姑娘儿的,赶紧办正经事儿吧。」一个老大已经有点儿不耐烦了。「好好好,」光头强掏出了一个有扬声功能的手机,「喂,那小子在干什么呢?」「他在饭馆儿里吃饭呢。」「有几个人?」「一共两个,他和一个四张儿多的主儿。」「好,是时候了。」
  「是。」电话那头儿的人答应了一声儿,紧接着就是脚步声,然后就有嘈杂的人声响起,听着就像是进入了一家饭馆儿,「侯龙涛,你的电话。」「什么?我认识你吗?」「怎么这么多废话啊,让你接你就接。」
  「喂。」侯龙涛的声音变得很清晰。「太子哥,我是门头沟的光头强。」「强哥?找我有事儿吗?咱们好像不认识吧?」侯龙涛的语气很客气。「不认识,但我这儿有两个人,我想你会感兴趣的。」「强哥有话就直说吧。」他的声音沉了下来,大概是听出光头强的话里不怀好意。
  「呵呵呵。」光头强一指陈倩,马上有一个人揪住了陈倩的头髮。「啊!放开我!」女人疼得叫了起来。「涛哥……涛哥……」陈曦冲着电话哭出了声儿。「倩倩!?小曦!?」侯龙涛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担心、焦躁和愤怒。
  光头强关掉了扬声,向边儿上走了几步,「怎么样?太子哥,过来接她们吧。」「……」「唉唉唉,别急着威胁我,只许你们两个人来,千万别冒险,要不然……」光头强收起了手机,转头对手下一挥手,「準备一下儿吧。」
  几个流氓立刻将两个女孩扥了起来,把她们两人的双手捆在同一根麻绳儿的两头儿,又把她们拉到一条由房顶上垂下的粗铁链前。铁链的一端有个大铁钩儿,那些人把麻绳儿往铁钩儿上一挂,光头强按下了墙上的电钮,铁链开始慢慢的向上升,直到她们的四条手臂都向上伸得笔直了。
  虽然姐妹俩一直都在反抗、挣扎,但两个弱女子是怎么也敌不过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铁钩儿升的不是很高,两人不用垫脚尖儿就可以站稳。「怎么样?还不算太难受吧?」光头强走了过来。
  陈倩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说什么,以后的事情完全无法预料。「你……你快放了我们……你们这是……非……非法拘禁……你现在放了我们……我……我就不报警……」陈曦是真的吓坏了,明知说这些是毫无用处的,但还是把法律当成了救命稻草。
  「哈哈哈……」一群男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光头强托起了女孩儿的下巴,「小姑娘真是傻得可爱,实话跟你们说了吧,这次抓你们来不光是为了要对付侯龙涛,我压根儿就没打算放你们走。」「什么!」「你说什么!?」两个女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恐惧。
  「呵呵呵,也算你们不走运,我老大正好儿要我帮他找一对儿漂亮的姐妹做性奴,」光头强拍了拍陈倩的脸蛋儿,「我弟弟出了事儿之后,我一查你的底,你竟然有个可人的妹妹,反正我是要和侯龙涛闹翻的,不如就借这个机会把所有的事儿都解决了。」「我……我不明白……怎么……怎么解决?」
  「女人真他妈是傻,我要光为找回面子,早就直接召集人马去跟他码了。现在你们姐妹在我手上,老大交给我的找姐妹性奴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只不过你男朋友就比较倒霉了,为了以后没有麻烦,我只好用你们把他骗来,然后……」光头强用右手的食指从自己的脖子上划了过去。
  「我们……我们不会给你的老大做……做……做……」陈倩咬着嘴唇儿,接下来的两个字她怎么也说不出口。「由不得你,等我老大尝完了鲜儿,我会好好训练你们的,一天被人轮姦个十几次,全都拍成录相,还怕你们不听话?」
  「涛哥……涛哥他会救我们的……他……他很聪明……他一定能救我们的……」虽然说这话的只是陈曦,但姐妹俩都明白,侯龙涛是她们唯一的希望。「嘿嘿嘿,」光头强姦笑了几声儿,「他们两个人,我有二十多人,他怎么救?再说,侯龙涛是出了名儿的情种儿,有你们姐妹俩当人质,我让他自杀,他都得照办!」
  这时候光头强的手机响了起来,这次他光听没说话,接完电话后,他打了个响指,「他们快到了,为两位陈小姐封嘴吧,大家各就各位。」陈倩和陈曦的嘴巴都被贴上了胶布,使她们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一群流氓在两人身后排成了一个扇型,光头强和小全在她们边儿上的一张双人沙发上坐下,就等主角登场了。
  又过了两七、八分钟,有六个男人走进了仓库,走在前面的一个是侯龙涛,另一个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的很不起眼儿,但一双眸子却炯炯有神,后面的四个人显然是「押解」两人前来的、光头强的手下。他们在离姐妹俩不太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侯龙涛的脸上没有表情。
  两个女人看到他,嘴里又开始发出「唔唔」的声音,身体也扭动起来。「别他妈出声儿,再动就扒了你们!」光头强吼了一句,姐妹俩不得不停住了动作。侯龙涛脸上的肌肉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儿,「这位就是强哥了吧,果然声势不凡,能把两个柔弱的女孩子吓住,你有什么要我效劳的地方吗?」
  「太子哥何必损我呢?你还认识我弟弟吧?」光头强拍了拍小全的肩膀,「你下手好狠啊,打断了他一条腿。」「那件事儿和她们两个没有关係,你抓她们无非是要引我来,现在我已经到了,强哥就先放人吧。」「怎么能说没关係呢?那事儿是因陈倩而起的啊。」「那事儿是因你弟弟而起的。」
  「对对,是因为我弟弟,」光头强突然蹦了起来,像疯狗一样吠了起来,「可你他妈扁他就是不给我面子。」「那你想怎么样?」「我想怎么样?我想怎么样呢?我要把面子找回来。」光头强念叨着来到陈倩身前,突然双手拉住她大衣的领口儿,猛的向两边一分,大衣的扣子全都崩开了。「唔唔」,陈倩拚命的摇着头,本来已止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别碰她!」侯龙涛一下儿就失去了冷静,刚向前冲了一步就被身后的两个人架住了胳膊,他一边挣扎一边咬牙切齿的喊着,「王八蛋,我活埋了你!」「哼哼。」光头强放开了陈倩,阴沉沉的走了过来,照着侯龙涛的下巴上就是一勾拳,要不是有人架着他,估计这一下儿就能把他打飞起来。
  当侯龙涛仰起的头落回来时,已经有鲜血从他的嘴角儿流了出来。陈曦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爱这个男人。陈倩的心头也是一揪,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忍心看这个「混蛋」受苦。因为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更因为男人是在为她受苦。
  「噗」,侯龙涛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放了她们,我随你处置。」「这儿轮不到你讨价还价,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你凭什么提要求啊?」「我……我求你放了她们,求求你。」「哇!大家都听见了吧?鼎鼎大名的东星太子哥,低声下气的求我,这个面子我可是挣大了。」「你要的已经得到了,放她们走。」
  「本来我是可以放了她们的,但我刚才说了大话,我说只要她们在我手里,就算我要你死,你也得答应。」光头强从裤兜儿里掏出了一把银色的折叠刀,往侯龙涛的跟前一扔,「你不会让我在美女面前失信吧?」「什么!?」侯龙涛瞪大了眼睛,「你要我……」「没错,我要你自杀。」「你在开玩笑吗?」
  「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吗?」光头强板起了脸,走回两个女孩儿身边,「你没有选择的余地,放开他。」压着侯龙涛来的四个人全都走回了本方的「阵营」,「你可以跑,八成在我再抓住你之前,你就可以报警了,但在警察来之前,这两个女人就已经被肏死了。」「那你也逃不脱警方的追查的。」
  「侯龙涛,我查了你半个多月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一清二楚,」光头强瞇起了眼睛,「还不动手?」侯龙涛脸上的肌肉在抽搐,他极缓慢的弯下腰,捡起了刀。「唔唔」,陈曦又开始扭动,她知道光头强的计划,哪怕她不知道,她也决不能看着心爱的男人为自己挨刀子。陈倩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并不相信侯龙涛会真的动手。
  「我能得到什么保证呢?」「保证?虽说我没必要给你任何保证,但还好歹你也是成了名的人物,我这里有几位门头沟的大哥,我当着他们的面儿答应你,你自杀,我光头强决不伤害你的女人。可如果你不照我的话做……」光头强又掏出一把刀,从陈倩羊毛衫的下摆处伸了进去,「我每数三下儿,只要你不动手,我就扒她一件衣服,等我扒光了她,我就干她的屁眼儿。一、二、三、」
  「等等,等等!」在侯龙涛的叫声中,陈倩的羊毛衫已经被猛的划开了。「别碰她,我求你了!我照你说的办就是了。」侯龙涛的牙齿咬得「吱吱」直响。「很好,那你还等什么?」光头强又抓住了陈倩黑色的纯棉内衣。侯龙涛掉转了刀头,对準自己的小腹,他拿刀的手在剧烈的颤抖,显然是下不了手。
  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如果姐妹俩知道侯龙涛曾经给过自己一枪,那他现在的表现就有点儿奇怪了。「还下不了决心吗?一……」「别数了!」侯龙涛大吼了一声,「老秦,你来。」「啊!?」和他一起来的那个是十多岁的男人吃了一惊,他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儿,哪儿知道会突然被派这么一个差事啊,「太……太子哥……我……」
  侯龙涛一把将老秦拉了过来,将刀塞进他手里,「帮我这个忙儿。」「不……不……不……太子哥,我不……」老秦看来是吓着了,虽然接过了刀,但手抖得比侯龙涛还厉害。「快点儿,快点儿,别浪费时间了。」一个老大不叫上了,「要么就见血,要么就干小妞,我看还是干小妞的爽,我先来搞这个小的。」
  「听见了吗侯龙涛?我可不敢拦他。」光头强幸灾乐祸的说道。侯龙涛抬起头,看到了陈曦正用一双充满恐惧的大眼睛望着自己。陈曦发现爱人的眼神无比的坚毅,又蕴藏着深深的爱意,她知道男人要做什么了,她狂乱的摇着头,眼泪喷涌而出。「看看,小妞等不及了。」那个老大说着就做势要上前。
  「光头强,你要是不守承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侯龙涛突然拉住了老秦的手腕儿,向自己身前一带,「倩倩……」折叠刀锋利无比,他都没怎么感到疼,就有鲜血从大衣被割破的地方透了出来。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刀子入体的时候,老秦的眼中有一丝光采闪过,「嗯……」陈曦一口气没接上来,竟然昏了过去。
  老秦鬆开了手,向后不住的退着,直到脚下一个不稳,坐倒在地,「不……不……不是我……我……」哪儿有人在意他啊,所有的眼睛都盯着侯龙涛,只见他低着头,身体微微的颤动着,双膝缓缓的弯曲,终于跪了下去,然后摇晃了几下儿,最终向左躺倒了,鲜血流淌到了地上,积成殷红的一小摊。
  陈倩已经由于震惊而停止了哭泣,她看到了,侯龙涛在将刀子插入自己身体前,最后一眼是看着自己的,无限的留恋,无限的怜惜。在那一刻,以前所有和侯龙涛有关的事情都在陈倩的眼前飞快的闪过,他从坏人的手里救过自己两次,这次他更是为了保护自己而置生死于不顾,他有过佔有自己身体的机会,但他却没有,虽然他的手段欠妥,但那全是出于对自己的爱恋。
  「哈哈哈,精彩,精彩。」光头强走到了侯龙涛身前,「好一个东星太子哥,还不是要像死狗一样的踡在我脚下。」「放……放了她们……」侯龙涛右手攥着刀柄,用左手勉强的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你可真是个傻屄,」光头强抓住了他的衣领儿,将他拽了起来,「为了女人连命都不要,不过你的牺牲算是白做了,我怎么可能放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走呢,你的脑子是不是他妈坏掉了?」
  「你这个王、八、蛋!」侯龙涛一字一顿的从牙缝儿里挤出这句话,「啊……」他痛苦的叫了一声,突然勒住了光头强的脖子,同时拔出了插在小腹上折叠刀,抵在了他的咽喉上。光头强怎么也没想到侯龙涛会还有力气爆发,只觉锋利的刀刃直往自己的肉里钻,脖子上还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侯龙涛的血,不禁心惊肉跳,「你……你……你别乱来……」
  「我肏!你他妈不想活了!?」一群流氓就要冲上来救人。「过来我就要他的命!」侯龙涛勒着光头强脖子的手臂又紧了紧。「别……别过来……」光头强也赶忙伸出双手,在身前乱摇。一群流氓只得停住了脚步,但还是虎视眈眈的,随时準备杀过来。「老秦!老秦!」侯龙涛又大叫起来。
  「嗯?啊?」已经被吓傻了的老秦这才回过味儿来。「去放人啊!」「噢噢,好好。」他颤颤巍巍的过去把姐妹俩的绳子解开了,又在陈曦的人中上狠狠的一捏,将女孩儿弄醒了。陈倩已经撕下了嘴上的胶布,泪流满面的跑到侯龙涛身边,拉住他的衣服,「龙涛,龙涛,你……你……」「涛哥……」陈曦也跑了过来。
  「走……走啊,别管我,快走啊!」侯龙涛一脸的痛苦。「不……不……」姐妹俩都没有动地方。「她们能走到哪儿去?」一个老大排众而出,「这深山老林的,没地儿跑。我看你也快不行了吧,你放人,我就放你们走。」「我还会相信你们吗?呼……呼……呼……」侯龙涛开始慢慢的向仓库的大门退,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光头强脖子上架着刀,也只能随着他向后退。
  老秦这会儿已经恢复了镇静,「太子哥,让我来。」他替代了侯龙涛挟持人质的地位。「呵……」侯龙涛右手摀住了伤口,单膝跪地。「涛哥……」陈曦和陈倩一左一右的扶起了他,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最主要的是离开这里。
  几个人「撤退」的速度很慢,一条断断续续的血线留在了侯龙涛的身后。那些流氓在后面不即不离的跟着,两群人一直保持着七、八米的距离。刚走出仓库没多远,侯龙涛就再也支撑不住了,腿上的力气迅速的消失了。这样一来,他的身体就越来越沉,陈倩和陈曦两个人都拖不动他,只好慢慢的将他放躺在地上。
  「龙涛……你不要……」「涛哥……」两个女孩儿都已经哭成了泪人儿。「嘿嘿嘿,你主子过不了多会儿就挂了,你还是为你自己想想后路吧。」那些流氓开始威胁老秦,「你现在把强哥放回来,我们说不定会饶你一命的,要不然的话,一会儿我们就撕了你。」「少……少废话,把车钥匙扔过来。」老秦倒还算忠心。
  这些对话,侯龙涛他们就像没听到一样,现在他和那两姐妹就像是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侯龙涛拉住了两个女孩儿的手,「倩……倩倩……小曦,我……我救不了你……你们,我……我没能好好的保护……保护你们。小曦,你……你能……能原谅我吗?倩倩……我……我是真……真的……真的爱你。小曦……倩倩……我……啊啊啊……小曦……倩……」
  侯龙涛完全不是装的,随着血液的流失,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逐渐的模糊,他甚至都很认真的考虑到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就这么玩儿完了,这个时候,他想到的不仅是身边的姐妹俩,还有茹嫣、薛诺她们,如果自己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她们会有多伤心呢?「涛哥,你……你别说话……」陈曦紧紧的攥着爱人的手,「涛哥,我爱你,我原谅你,涛哥……」
  「小……小曦……」侯龙涛的眼睛也湿润了,他放开陈倩的手,「让我……让我再……再摸摸你的脸……」「嗯……涛哥……」女孩儿闭上了眼睛,可侯龙涛伸到半空中手却无力的垂了下来。「涛哥!」陈倩突然扑到了男人身上,放声痛哭,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亲热的叫他,只可惜侯龙涛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