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久哈_撸鸡巴_花式撸管_草榴社区怎么进不去了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euraxo.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凌辱女友 第11章 兴奋之源

时间:2018-01-14 把凌辱女友的事件一个接一个写出来,写的过程中当然很兴奋,有时还忍不住中途跑去打手枪,就在这种兴奋的感觉和网友的鼓励下,越写越多。
  但有个问题(网友也提过):为什么只要想起或看到女友被别人凌辱,就会这么令人兴奋?我这种心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仔细想起来,可能是这样开始的……
  我和女友热恋了一年之后,我们开始有肉体亲密的关係,她把少女宝贵的贞操给了我,我们在床上缠绵之后,她抱着我说:「非,我们以后都不能分开。」
  我看着自己个这么漂亮的女友而且她还肯委身于我,实在是求之不得,那会想到分手呢?我当然发誓一生都会爱她。(嘿嘿,我想所有男生也知道,在夺去女友贞操时,一定要说这种话,事情日后会怎么发展,就另当别论了。)
  我们亲密的关係换来的代价就是不能隐瞒对方,于是我们在校园的一个幽静的小路上谈情的时候,我和她向她招供:我在中学时有个暗恋的女同学,她和我同桌,经常关心我,我就以为她喜欢我,我也就喜欢她,但后来才发觉她已经有男朋友,我很伤心,哭了两天不回学校,后来老师打电话来,说我再不回学校,她就来家访,吓得我第二天立即回校,继续和那个女同学同桌。我女友听完笑得花枝乱颤。她说她的第一次暗恋对象是初中的老师。
  就这样,我向她坦白中学有「看电影」关係的女友有三个,「牵手」关係的女友有一个,还有一个已经发展到「拥抱」关係。女友她说没有之前没有一个正式的男友,追求她的倒不少,但她爸爸觉得她还很小,不准找男友,要她大学毕业后才能有男友。我是个幸运儿,因为她叔叔认识我爸爸,在她爸爸面前说过这个「后生家」很乖很不错,于是我成了她的第一个男友。
  原来我是她第一个男友,就是说她是「原装正货」,没被其他人碰过!我心底有种莫名的优越感。当拉着她的手的时候,我就会想到:嗯,我是第一个牵她的手的男人。当吻她的时候,她会说:第一个吻我的人就是你哟!女友说的对,把自己的过去坦白讲出来,心里没有隐瞒的事情,心情就会很开朗。
  过了两星期,我发觉女友和我出去逛街的时候,总是有点不高兴。
  「你为什么不高兴?」我问她,她摇摇头,但还是可以看出她不高兴。
  「你恼我以前有过五个女朋友?」我再问她,她说:「不是啦,别问我。」说完自己走开了。
  我只能跟在她的屁股后面,不知道她最近有什么烦恼。可能是我什么地方得罪了她?那时我们才认识一年多,我真的很喜欢她,以前的女友都可以让她们走掉,但如果失去少霞这个女友,我一定会毕生遗憾!
  所以我走回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她看来不是在生我的气,所以并没有推开我,只是轻轻倚在我身边,继续默默地走着。
  「你这么喜欢第一次,如果我有些第一次不是给你,你会不会不要我?」女友突然很委屈地对我说,水灵灵的眼睛这时真的充满了泪水,只是没有掉下来而已。
  我忙说:「不会,我一定会娶你,只要你肯嫁给我。」女友说:「我有件事情瞒着你……我讲出来你不能恼我。」我点点头她还觉得不够,还要勾小指头才算数。
  原来她中学时请了个家教,是个大学男生,性格很随和。补习完后,她有时会向他撒娇,有时还会故意打他或捏他的手臂。那个家教都假装追着她来打,结果她会跑进房里,他也假装追不到就放过她,于是她每天都要作弄一下他。
  有一天那个家教在教她生物科,举着手臂讲什么叫「三头肌」、什么叫「二头肌」,女友就对準他的手臂三头肌部位大力捏下去,捏完就笑嘻嘻地逃跑,家教和往日一样喊着不要逃,然后追着她,这次她动作比较慢一点,给家教从后面抱住她,双手刚好抱在她酥胸的两团嫩肉上。
  我听女友说完,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原来第一个摸她的奶子竟然不是我。女友看到我的神情说:「他只是摸了两三秒就放开我了。」我笑笑说:「哦,这只是小儿科嘛。」她见我心胸宽阔,没介意这件事,就继续讲下去……
  后来她继续作弄那个家教,自从上次碰过她的胸脯之后,家教就更迁就她。这一次她不知道为什么朝他的大腿用力打下去,「啪!」的一声,家教痛得叫起来,她站起来想逃跑,这次他忍不住朝她屁股打了一下。
  我女友给他迁就惯了,没料到他会还手,就发小姐脾气,跑去自己房里面,面壁躲在床上。那个家教见她生气,就忙去哄她,她就越不讲理,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家教把她身子扳过来说:「好了好了,算我不对,快点去温习,你都快要考试了。」我女友就是不理他,继续背着他。
  家教说:「我刚才打你的屁股很痛吗?我替你摸摸就不痛了。」说完就从后面摸她的屁股,说:「现在还痛吗?」我女友没理他,他就说:「我用力很轻,我来看看有没有红肿?」说完把她的校服裙子掀起来,她觉得内裤给别人看到很羞,但仍然气在心头,硬是不理那家教。家教竟然在她后面把她内裤扯下去,露出她两个又圆又白的屁股,说:「没有红肿嘛,你看又雪白又嫩滑。」说完就在她两个屁股肉上摸搓。
  原来女友有这段少女的经历,连屁股的「第一次」也不是我所拥有,这种事情发生在我心爱的女友身上,我心里有种很妒忌酸溜溜的感觉,但这种感觉不是憎恶不是愤怒,而是一种像打麻醉剂那样使人全身酥酥麻麻的感觉。我深深吸一口气,听女友继续讲下去……
  家教先是用一只手摸她的屁股,接着用两只手对着她两个圆滑的屁股又摸又搓,我女友脸都羞红了,忙把自己的内裤拉上来,转身对他继续发脾气:「你怎么可以脱我的裤子,我要告诉妈妈……」
  她的话没说完,就看到那个家教的脸色变得恶狠狠的,与平时温文的样子完全是两回事,愤怒地抓住她的两个手腕,说:「不要再发小姐脾气了,你信不信我先奸掉你,你告诉你妈妈?我就连你妈妈也奸掉!」把她吓呆了。
  良久,她才说:「对……对不起,老师。」那个家教的脸才缓和下来,说:「以后要乖乖听我的话,不准打我,功课做不好,我就罚你,知道吗?」她就乖乖地点点头。
  接下去几个星期,我女友都不敢作弄家教,他说话也威严了很多,她也乖乖听他的话。
  有一次,她把一道三角几何题做错,家教就责怪她说:「我已经讲过好几次给你听,不是这样做,还不记得吗?」她也知道是自己错了说:「我记得,我再重做一次。」家教说:「这次一定要惩罚你,不然考试时你又忘记怎么办。来,趴在我腿上,打三十大板!」
  我女友就像小孩子被罚那样趴在家教大腿上,他就在她屁股上连打十下,用力不大,而且屁股很有弹性,每一下都有个反作用力,所以不痛。家教说:「这样打你不痛,要打在肉上面你记忆才会深刻。」说完把她校服裙子掀起来,把她内裤脱到腿弯,啪啪啪打起来,把她白白的屁股打红了,她呀呀叫起来说:「老师,轻一点,很痛。」打完之后,那家教才说:「不痛你以后会忘记。来,我帮你穿好裤子,以后要记住别再犯错。」我女友红着脸点点头,站在他面前,让他替她穿上内裤。
  我听到这里就问:「你让那个家教替你穿内裤,连你前面那个小芝芝都给他看见啰?」女友低着头说:「嗯,没有啊,他只是看到一些小毛毛和两片唇,没看到芝芝那孔嘛。你坏,你说不要怪我……」我忙说:「没有怪你,你那时只是初中生,还没成熟嘛,有什么好看呢,那个家教看了,也不会黏在眼睛你,你现在不还是属于我吗?我不会计较的。」女友听我这么说,才舒了一口气,高高兴兴和我继续逛公司。
  我口头虽说不计较,也不会记住这件事,但心里却老是想着女友和那家教的那几段经历,回到家中想起来:如果那个家教胆子大一点的话,说不定真的把我女友姦淫了,一股酸溜溜却又令人酥麻的感觉散布全身,那种感觉很好,我继续幻想着,最终就要打手枪才能解决。
  女友讲的「家教」事件,在我心中种下「凌辱女友」这种心理初胚,但我还是在一种「妒忌」的心态,后来的另一个事件,才使我把这种「妒忌」的心态转成「兴奋」。
  那一次是个星期六晚上,我把女友「偷渡」进我的宿舍里,我的室友和我约定礼拜六轮流佔用宿舍,这星期是我的,所以他回家去,这样我就能和女友在宿舍里温存一番。
  我抱着女友,吻着她的小嘴,把舌头伸进她嘴里,弄得她气喘吁吁,开始要进入「主题」,但她却推开我说:「我们老是这样做,以后我们分手怎么办?」我抱着她哄她说:「我们不会分手的。」她说:「我还有一件事要讲给你听,你听完就可能和我分手。」我继续哄她说:「不会的,就算天掉下来,我也会娶你的。」(嘿,这些当然是哄人的话,我也不知道天掉下来会有什么结果。)她于是幽幽地讲起她高中二年级暑假的遭遇……
  那天我女友和同学去玩到五点多才回家,打开大门时,看到家里面很凌乱,房里面传来妈妈唔唔唔的声音,她心里一颤,叫一声妈妈,这里有个男人从房里冲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刀子,指着她说:「你不想我伤害你妈妈,就别作声。」
  我女友吓得脸都变了色,不知所措呆站着,那人才说:「把门关上。」她才懂转个身,把大门关上。
  她知道这一定是个劫匪,害怕得双腿都发软,那个劫匪把她也拉进房里,她见到妈妈双手被反绑着,绑在床架上,嘴巴还贴上胶纸,发不出声音,一条内裤吊在右脚的脚踝上,上身的衣服也是乱七八糟。她看到女儿进来,很激动。
  女友知道是什么回事,但自己不知所措,就忙跪在地上说:「我们有钱,你全拿去,不要伤害我妈妈。」说完把钱包给了那匪徒,还指着藏着现金的抽屉,只不过那抽屉已经给劫匪拿走了。
  劫匪扮着笑脸,把我女友扶起身来,说:「小妹妹,你真乖,你不要害怕,我们做做朋友好吗?」她全身发软,点点头,任由他的手搭在她肩上。
  那劫匪说:「你还知道钱藏在那里吗?」她心里打算要快点把这个劫匪打发走,才不会有危险,她指指自己的房间,说:「我还有些金器,我找给你。」
  劫匪很高兴,跟她进房间里,她把密码锁打开,里面有一些金链和小戒指,都是以前生日长辈给她的,现在只好忍着心痛给他,继续哀求他说:「这些都给你,你快点走,我保证不会报警。我爸爸也快回家了。」
  那人把那些金器都放在自己袋子里,还是搭着她的肩说:「还有没有?」我女友见他那么贪钱,想来想去,便说:「我还戴着一条金链,有个玉地,但不值钱,你要不要?」匪徒说:「当然要。」她就伸手到脖子上,想要解开那条金链给他,他说:「我自己来拿。」
  我女友那天穿着高领的衬衫,他才不知道她戴着项链,他就解开她衬衫的钮扣,她还以为只是要拿项链,怎知他竟然解开了四颗钮,衬衫给掀开来,她里面没穿内衣,乳罩托着两个大乳房,全给他看得一清二楚。他吞一下口水,把项链解开,手背还故意摸她的乳房,说:「小妹妹,你不小喎!」我女友忙把衬衫掩着胸脯。
  「还有没有?」这匪徒贪得无厌,我女友摇摇头说:「全部都给了你,你快走,我爸爸一会儿回家,你就逃不掉。」那匪徒说:「别骗我,小妹妹,你爸爸每天都六点才回来。我还要多点钱。」原来这匪徒事前已早作準备,她只好说:「全部都给你,不信,你再自己抄抄。」
  那匪徒说:「好,我就先抄抄你。」说完叫我女友像被警察搜身的嫌疑犯那样趴在墙上,然后他开始搜查起来。两只粗大的魔掌就伸进她的衣服里,乳罩给他翻了起来,两只粗手就在她乳房上搓弄,把乳房捏得差一点变形,她不敢大声叫,怕给隔壁妈妈听到,以后传出去名声就坏了,所以咬着牙忍受着。
  那两只魔手往下搜查,内裤从裙子里给剥了下来,那匪徒还闻着她刚脱出来的小内裤说:「好香,很有少女气息,给我做个记念。」说完把那小内裤藏在自己的袋子里,然后双手伸进她的裙子里,从她光滑的大腿内侧直摸上顶。
  她还没被男人摸过私处,当匪徒粗手摸到她的私处时,她全身都软了,劫匪用手指剥开她紧闭的两片阴唇,中指从她小蜜洞里插了进去,她啊轻呼一声,双腿无力支持,软倒在床上。
  那劫匪见状,立即把她裙子推到她纤腰上,把她两腿向两边分开,她的小穴立即毫无保护地展现在匪徒的面前。我女友那时候已经十六岁,知道匪徒想做什么,就开始挣扎着,想把双腿紧闭起来,那匪徒却用力把她双腿扯开,这样一开一合,对匪徒更是诱惑,那匪徒就解开自己的裤链。
  我女友趁机逃下床,跪在匪徒面前求他说:「请你不要强姦我,我还没有男朋友,破身就没人要。」匪徒用手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俏丽可怜的样子,说:「你年纪轻轻,就这么懂事,好吧,我不破你的身子了,但你要用嘴巴服侍一下我。」说完就坐在床边,把我女友的小嘴打开,把他那支有点腥臭的鸡巴塞进她嘴里。
  她从来没含过烂鸟,所以差一点呕出来,眼泪直在眼眶里打圈,她只好闭起眼睛,任由那匪徒把她的头前后前后地拉动着,他那根大烂鸟也在她嘴里进进出出地抽动着。
  我女友起初是跪在床边替他口交,后来劫匪叫她伏在床上,趴在他下体替她含烂鸟,这样他就同时把玩着她的两个奶子,还把她裙子掀起来,粗手从屁股后面伸进去,剥开她两片阴唇,挖她的小嫩穴。我女友在没有经验下,躲不过他射出的精液,白黏黏的稀浆糊涂得她满嘴满脸都是。
  那匪徒终于心满意足,临离开时还把她绑在厅里的食桌脚边,故意把绳子的结绑在她胸口和小腹上,还为她穿上裙子和上衣,然后才施施然离开。她爸爸果然在六时钟才回来,看到女儿被绑在厅里,要为她鬆绑时,真的还要解开她的上衣和掀起裙子才能解开,她爸爸看着女儿的裸体又怜惜又尴尬。她家的观念还算保守,这件「家丑」就不敢外扬,也没有报警。
  听了女友诉说这件悲惨的遭遇,我的心像被插一刀那么痛,一股醋意直冲头脑,原来女友被这种坏蛋这样凌辱过,但这种伤心或心疼的感觉却化成一股不能抑制的慾望。女友低着头不敢看我说:「非,我把全部的事件都告诉你,要不要分手你决定吧。」
  我没理会她的话,把她压倒在床上,疯狂地对她施暴,想着她告诉我那一件可悲的遭遇,我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心爱的情侣身上,但却真发生了,所以那一晚我像要报复那样,把她干得弄得死去活来。她很平静地承受这一切,可能是觉得对不起我的缘故吧!
  这件事本来是件悲惨的事,但之后我单独的时候,越想越觉得兴奋,自己可爱的女友竟然被人家凌辱,在重覆想着整件事的时候,身体越发兴奋,结果每次想起这件事都要打几次手枪才行。
  后来,我和女友做爱的时候,也会故意提起这件事,她最初很不高兴,后来觉得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她的心情也开朗起来,有时还会故意说:「要是那时那个坏蛋把我……」就会把我的慾望再次激起,再次大战一场。
  各位色友可能认为我把自己快乐建筑在女友痛苦之上,但其实当你把那件悲惨的事情变成一件平常的事或快乐的事,以往痛苦的伤口就能更快癒合。要是我也觉得很悲惨,可能至今我女友的心里还会有这痛苦的阴影。现在,她已经可能很平和地和我谈那件遭遇,像是别人的事情那样。
  就是女友向我说出这件入屋行劫事件后,我开始觉得,原来凌辱女友有种莫名的快感,觉得对女友的爱意也昇华了。但之后还是停留在想像和幻想之中,有时会想想女友在公车上被好色乘客淫辱一番(情形就像《公车轮姦》那篇色文那样),就已经兴奋不已。直至我和女友之后参加一次本地旅游之后,我才开始进行凌辱女友的行动计划,但那次旅游我绝对没有刻意安排。
  那次刚好礼拜一是假期,连週末一共三天,我和女友参加一个三天两晚的本地旅游去中部游山玩水,有什么节目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我们参加旅游团的目的当然是想找个机会同房,可以无拘无束做爱。
  这个旅行团是减价团,多是一些退休的老人或者中年人,最年轻算是我们两个。那个带团的团长叫阿治,也是二十几岁,可能是看到我们两个年纪最合拍或者看到我女友很漂亮,所以经常跟我们谈谈笑笑,他说话很滑稽,经常说一些黄黄的笑话逗我们,才几小时,我们就喜欢和这个被太阳晒得黑乎乎的年轻人一起玩。
  他带我们到一个大水坝,很多团友都走下水坝去看,阿治则无聊地坐在草地旁,我们也没下去,他说:「这里我已经来过起码十次,没什么好看的。」我请他替我们拍一张合照,拍完之后说:「你们有点夫妻相呢,来渡蜜月吗?」我女友红着脸,连忙摇头说:「我们只是朋友而已。」阿治哈哈笑说:「男女朋友?小妹妹,你可要小心一些,你给他三分钟,他会给你十个月!」害得我女友很尴尬,我知道她最怕给别人知道我和她已经有了性关係。
  下一个景点旅游车要走两小时,车上的人都睡了,我和女友坐在前面,刚好在阿治座位旁边。阿治看我们没睡,就和我们聊天说:「我以前带过一个团,团里有对新婚夫妇,像你们这样,他们来的时候开开心心,恩恩爱爱,但过了一晚第二天就互相不理对方。」我女友说:「是不是鬼故事,我不要听。」阿治说:「不是。」我问:「那他们为什么……?」
  阿治说:「我也很奇怪,到底是什么原因。于是找机会问问那个男生,原来那个男生想试探一下他的新婚妻子是不是纯洁,晚上要做爱之前,赤条条站在他妻子面前,指着下体问她:『你知道这是什么?』他的妻子说:『小鸟鸟。』他很高兴,新婚妻子果然还很纯真。」
  我问:「那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他们第二天又会不恩爱?」
  阿治说:「问题就在那个男生以为他的新婚妻子很纯真,就教她说:『小孩子才叫小鸟鸟,我这个要叫大烂鸟,或者用国语叫大肉棒也可以。』怎知她的妻子说:『大烂鸟也好,大肉棒也好,我看过很多,但你这支真的是小鸟鸟。』」
  我听到这里才知道他还是在讲黄色笑话,根本不是真事,他说得很粗俗,我女友听得脸都红了。
  在吃晚饭的时候,她悄悄对我说:「他好像知道我们今晚同房会做什么,人家怕别人闲言闲语。」我拍拍她的手臂说:「别理他,反正回家后,不会再见到他了。」但女友还是很担心别人知道我们的超友谊关係,之后,女友就只和我牵手,不和我搂搂抱抱,故意疏远我,表示我们不是太亲。
  这样阿治就和我们玩在一起,不会觉得会阻碍我们,这也不错,反正他的阅历比较广,沿途会给我们讲很多经历或者故事,蛮有趣的:那里的井水不能喝,因为那条村子的人自杀时都用跳井这个方法;那里的女孩不能娶,因为洞房夜后看到她们卸妆后的样子会吓死;那里的榕树不能站在它的阴影下,因为那榕树整体长得像妖怪,如果自己的影子给它的影子吃掉,那明天就不能醒来。
  吃完晚饭,他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但还特地带我们到酒店旁的一些小商店走走,然后去当地最有特色的「珍品街」品嚐一下地道食品,他也有稍微招呼一下其他人要不要去,但那个老人家觉得回房间休息更好。
  「这条街是晚上才有的,白天静得像鬼。」阿治带我们走进去一条窄巷,两边的食店吓了我们一大跳:全部食店外都有稀奇动物:什么秃鹰、穿山甲、大蟒蛇、金丝猴、娃娃鱼、龙猫、长尾野鸡……好像进了一个动物园。阿治说:「这里全都是地下食店,很多动物都是不准吃的,来这里就要吃吃看,别的地方可没有。这些东西都很补身的,男的吃了壮阳补肾、女的吃了滋阴养颜。」说的语气就像卖药膏那样。
  阿治和我们说个价钱,算是昂贵的,我女友不敢吃这不敢吃那,结果也不算太多钱,于是阿治就带我们进去一间和他相熟的店子里:我们点了个炸白蚁、蚕豆炒蚕虫、野鸡炖蛇羹、闷炆龙猫,还有一些蔬菜之类的。那些菜式都是立即立即弄的,我们要在店里聊天大半个小时,才弄出一道菜来。
  第一道是炸白蚁,我们看那些白蚁都炸得金黄,像肉鬆那样,吃起来的味道也像肉鬆,但多了鲜甜,若点了红醋味道吊得更鲜。女友最初还不敢吃,吃完第一口就忍不住要吃第二口。我们慢慢地品嚐各道菜式,最好吃是闷炆龙猫,肉很黏很香甜,像兔子的味道。
  阿治说:「这里都很补身,吃完担保你们今晚睡觉不用盖被!」说完对那食店老闆说:「蛇胆呢?」老闆说:「就上来!」回头要走,又给阿治叫住:「分成三份,加些好料。」老闆忙点头称是,回到里面弄蛇胆。原来我们刚才吃的蛇羹的蛇胆也要给我们吃,这才叫吃全蛇。
  老闆拿来三小杯,里面已经把蛇胆混入酒中,酒水还放一些什么配料,香味扑鼻。阿治说:「来,喝掉蛇胆。」
  我女友不敢喝,阿治说:「你真是不懂,蛇胆可清毒,连酒喝,还能把刚才的那些补品封在体内,男人喝了还可以壮阳,呵呵呵!」结果我们三个都喝了,加了酒和调味料,味道不腥不苦。
  我们离开食店已经十点半,足足吃了两小时。我一边走回家,一边感到全身燥热,可能是刚才吃的那些东西很补身吧,看来今晚像阿治说的那样,睡觉不必盖被子,我拉着女友的手,也觉得她的手很热,吃奇珍异兽效果果然显着。
  回到酒店,阿治问我们:「你们要睡觉了?」问的时候还用两个大拇指作出亲嘴的样子,我女友羞红着脸说:「没这么快,我们可能会玩扑克玩通宵呢,你要不要一起玩?」女友的脸皮真薄,硬是说得像我们的关係很清纯那样。
  阿治说:「好哇,我一个人睡正闷呢,不过我要先回房洗洗澡,然后才来找你们。」
  干!他真的要来,今晚我和女友亲热的两个空间报销了。
  我和女友进房的时候,我身体的燥热已经传到下体去了,鸡巴肿肿的,好像很有需要,于是抱着女友强吻她,女友全身也热乎乎的,当我吻她小嘴的时候,她也吻回我,我们的舌头也就卷在一起,我的手自然地在她的纤腰上把她的上衣拉起来,伸手进去她身体,轻抚她的肌肤。
  她推开我说:「还没洗澡,有什么好摸?而且那个团长说要来我们房间打扑克,快点去洗。」说完就把我推进浴室,我拉着她一起进来,她挣脱我说:「不要,等一下人家叫门没人应,还以为我们在搞什么!」
  我心里觉得女生真爱面子,明明都和我有性关係,就是不给别人知道。我洗了澡,穿着带来松身睡衣裤,本来很好看,就是下体总是胀胀的,有点难看。吃了那些山珍海味之后,总觉得慾火高炽,心猿意乱。
  女友进去洗澡时,阿治已经敲门,他也穿着睡衣裤拖鞋来,我们先坐在床的两边洗牌。女友洗完澡出来时,一阵香味把我们吸引过去,她穿的像日本和服那种左右两襟对叠腰间绑带那种睡袍,左右两襟对叠好像低了一些,形成一个深V字,有点性感,使我睡裤里的鸡巴蠢蠢欲动,而阿治也看得双眼发呆。
  女友坐在床上,我们开始玩锄大2,输的要给嬴的用扑克牌打鼻子,输多少张就要打多下鼻子。打别人的鼻子真有趣,打的时候还要在他眼前晃了几晃,吓他几次才打下去,虽然被打的人不痛,但看他紧张的神情倒是过瘾。所以女友很快就玩得很投入,打牌的时候很兴奋,常常不知不觉弯下身子,睡袍的深V字立即把她白嫩嫩的胸脯展露出来,害得我要左掩右掩,掩饰自己在睡裤子胀起的鸡巴,阿治没有掩饰,我看到他睡裤里隆起一大块。
  这样一来,我们两个经常输给女友,她很高兴地欢呼起来,得意忘形张牙舞爪拿着扑克牌向我们扑来,为了避开打鼻子,我和阿治都不约而同地向后稍退一下,她以为我们要耍赖皮,一手撑着床伸长另一手拿着扑克来打我们。但她这样一来,睡袍的深V型敞开了,里面米黄色的乳罩只能掩住半个乳房,两个大大的北半球像快要抖出来那样,连乳晕也露了出来,害得我的鸡巴差一点从睡裤里刺出来,一股色慾使我很想立即抱着女友好好亲热一番。
  女友却不知情,对阿治也同样地扑过去,我看到女友在打阿治时睡袍都宽开来,我想她的奶子也是像我看到那样在他面前晃动。我心里没有醋意,只是性慾越来越旺。
  阿治输得最多,被打完鼻子之后愤愤地说:「我一定要报仇。」我女友得意洋洋说:「我不怕,儘管放马过来。」我看到大家脸色都红红的,不知道是刚才那小酒蛇胆酒或者是补品的功效,大家都兴奋得有些失态。
  这一局打了之后,我和女友竟然只出一张牌,结果给阿治双炒(就是剩下十二支牌子每人要打24下),我当然乖乖就範,女友给阿治打了三下鼻子之后就开始后退。阿治扑上去又打她三下,她笑得倒下去捂着鼻子说:「嘻嘻嘻,我不要打了……」开始耍赖皮,阿治不给她逃过,硬拉开她的手打她的鼻子,她更用力摀住鼻子,我在旁边也笑得弯下腰来。
  阿治拉不开她的手,便说:「你女友耍赖皮,我难得才嬴她一次,她不给我打。」
  我也输给女友好多次,所以比较同情阿治,我说:「我有办法,她怕痒。」说完就朝她的胳底骚痒。
  女友笑得「咯咯咯」,脸都笑红了,还是不肯放开捂着鼻子的手,只是身体扭来扭去,睡袍的深V字在她乱动时又扯开了一些,这时不必从她领口也能看见她的乳罩和半个外露嫩滑的乳房,腰以下的左右幅也敞开了,形成一个大大的倒V字,她那修长滑腻的大腿肌肤也能看得见。我和阿治看得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我看到阿治睡裤里那隆起的包包更大,他也加入战团,在她胳底骚痒,而我就转战她的纤腰,她笑得「咯咯咯」更厉害,身体猛力挣扎着,当她把身体反卧过去又反过来的时候,连那绑腰的宽布条也鬆了,整件睡袍也就全鬆开,女友睡袍里玲珑浮凸的身裁全暴露了出来,身上只有一件乳罩和一条小内裤,其他地方都展露在我和阿治眼底。
  可能是今晚吃那些好食物有关,我们三个人都好像给色慾沖晕了头脑,竟然不觉得尴尬,但我女友已经投降,乖乖给阿治打鼻子,但打鼻子的过程中一直没拉好睡袍,让他饱览她的身裁,等她坐起来时才把睡袍弄好。
  看过这种情形,我觉得全身焚热,口乾舌燥,想去买些汽水喝,女友要罐菊花茶,说是可以降火气,阿治就和我一起去买。
  一出房门,阿治就神神秘秘地对我说:「你是不是还没和你女友亲热过?」我不知道他说这种话有什么意思,想起女友很要面子,就摇摇头,他就说得更神秘:「那你今晚想不想和她亲热一下?」我就点点头说:「不过她很保守,不会答应的。」我还在保护女友的形像。
  阿治从袋里拿出一个药片说:「有这颗药片,就算她是圣女也会变得淫蕩,让我帮你今晚佔领她。」我心里觉得很好笑,但做戏要做全套,所以我就多谢他几句,把那片药丸放进女友那罐菊花茶里。
  回到房中,女友不虞有诈,把那罐菊花茶喝了下去,我们继续打扑克。女友两颊越来越红,输了好几次,被我或着阿治追打着鼻子,女友像之前那样躺倒在床上,用手捂着脸,不让我们打鼻子。阿治见她反抗能力越来来弱,就对我说:「药力开始发作,你可以来了。」
  在其他人面前和女友亲热,这是第一次,所以我有点犹豫。阿治以为我还不敢去碰女友,就拉着我的手按在我女友的胸脯上说:「不要担心,她现在意识已经降低很多。」
  我双手就隔着她的睡袍轻轻揉着她的酥胸,她果然没怎么反抗,两只捂着脸的玉手也慢慢地垂了下来,我看她眼睛半闭起来,嘴里还轻轻说着:「不要,不要……」
  阿治在旁见我蹑手蹑脚的样子,鼓励我说:「不要害怕,放胆去做!我以前也是这样对付我的女朋友。」
  我那时脸皮不够厚,也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这样凌辱女友,所以心扑扑扑乱跳,总想着等一下把女友的睡袍解开,再让自己女友的美妙身裁暴露出来,心虽然想着,手脚更是僵硬,越显得笨手笨脚。
  阿治越是以为我在害怕说:「你这样不行,她吃了那种迷药,情慾很高了,你这样轻轻摸,她不能满足,来,等我来帮你。」说完把我的手拉开,他把我女友睡袍深V字向两边扯开,双手就在她的两团肉球上搓弄着,上下左右这样搓弄着。
  我女友说:「不,不能这样……」她的双手要把他推开,但却无力地架在他粗壮黝黑的手腕上。我在旁看得好像都不能呼吸了,虽然他的手还是隔着乳罩,但我女友乳罩外露的滑腻的肉球也同时给他摸捏着,我这是第一次看见女友公然给别人这样凌辱,看呆了,下体的鸡巴竖得把睡裤都撑起来。
  阿治向我看一眼说:「别愣着站在那里,这叫前戏,我把她这样一弄,她下面的洞洞才会潮湿,你才能顺利插进去嘛。快脱下裤子,我帮你弄弄她,你就可以和她做爱,把生米煮成熟饭,就不必怕她跟人家跑。」
  我听他的话,慢慢把自己的睡裤脱下来,他这时把我女友的宽布腰带解开,把她的睡袍拉向两边,她很有曲线美的身体又一览无遗,他纯熟地在她背后解开乳罩的扣子,把她乳罩脱下来,我女友两个又圆又大的奶子和上面浅啡色带点红樱桃似的奶头也抖露了出来,酥软的奶子因为阿治粗鲁的动作而颤动着,非常诱人,当阿治双手摸捏上去的时候,我的鼻血差一点没喷出来。
  我女友嘴里还是说着不要不要,但却温顺地让阿治搓弄她两个又白又嫩的大奶子,阿治说:「你女友的两个奶子真大,以后一定很多奶汁。」说完嘴巴就朝她的奶头含上去,把她奶头咬吸起来,弄得我女友哼哼呵呵,全身像蛇那样扭动起来,我看到她小小的内裤中间位置湿了。
  阿治用嘴巴去吮吸我女友的奶头,右手就来摸她的内裤,从她鼠鼷部位摸进她双腿之间,中指扣着她的内裤,钻进内裤里,她嘴里轻轻「呵」一声,他的手指开始一进一出玩弄着她,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阿治又回头看看我说,要把我女友的小内裤剥下,让她的毛茸茸地带露了出来,他说:「你还不脱下内裤?你看你女友这里全湿了。」
  我说:「不好意思……」我说的是真话。
  他说:「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你怕给我看见吗?我也让你看看,这样大家公平嘛。」说完他脱下裤子。
  哇塞!他的鸡巴可真大,特别是龟头,比那支肉棒圆周起码大三分一,我只好也脱下裤子。干!原来我的鸡巴也很大,不知道为什么,平常勃起没这么大,今天看到阿治凌辱我女友就胀得特别大。
  我看女友玉体横陈,想起以前她告诉我那些她被别人凌辱的事情,心里很激动,心底那种凌辱女友的想法油然而生,眼前就是个大好机会。所以当阿治叫我上去干女友的时候,我故意小胆地说:「她如果醒了,控告我迷姦她怎么办?」
  阿治说:「你真小胆,你不敢来,我就来,有我陪你一起被她控告,你就不必害怕啦!」阿治说完,自己就骑在我女友身上,大鸡巴在她那双嫩滑的大腿间穿插着,两手不停玩弄她的奶子。
  她呼吸开始急促,胸脯挺高起来,像是主动把自己那两个又圆又大的肉团给阿治去摸捏。
  阿治说:「来,你先帮我一下,我等一下才帮你。」他说的帮他,原来是要把我女友的双腿抬起来。
  我坐到床上从后把她两腿弯抱起来,使她半坐着,她粉粉嫩嫩的私处就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底,阴唇微张着,阿治把他那支大烂鸟挺起来,刚好对準她那湿润的小穴,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
  阿治鸡巴发出「噗嗤」一声,我女友也「呵呵呵」发出诱人的叫床声,身体扭着。我就像看A片那样,看着男女主角真枪实弹在淫乱着,只是这A片的主角是我女友,她还是被男友抱着让另一个男人在干着淫穴。
  阿治经验老到,一深一浅地姦淫着我女友,深深一插把她干得欲生欲死,浅浅一挑使她淫水直流,阿治把她抽插得「啧啧」有声,我心里没有一点愤怒,反而有种莫名的舒畅和兴奋,随着阿治每一下抽动而散遍全身,我心想:「原来女友被人家凌辱自己会这么爽的!」这个结论使我日后一直沉迷在凌辱女友的快感之中。
  女友吃了迷药也不知道被什么人干着,发出梦呓般的淫叫声:「插我……好爽啊……好哥哥……再用力点……啊……」
  我看到阿治的大鸡巴频率更高地抽插着我女友,把她干得死去活来,每次抽出肉棒时,大龟头总是把她的阴唇弄反出来,每次插进去又整支没入,我真担心女友的小穴和子宫会给他干破呢!
  阿治把大肉棒抽到她的阴道口,然后一次尽根冲入,然后用力抽送,每次都一插到底。我女友给他干得快要疯狂了,一头秀髮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乱地披在秀丽的脸上,两手紧抓着床单,每当他插她一下,她就婉转娇啼。那种温柔可怜的声音越发刺激男人的兽性,阿治就一边捏弄她的大乳房一边干着她,她也开始把腰肢挺起,配合节奏微微上挺,让自己的淫穴去套弄他的大肉棒。
  我坐在女友身后,鸡巴也和她嫩嫩的背部磨擦着,一阵阵快感传来,当阿治「嗤嗤嗤」地在她肉穴里灌进精液抽出鸡巴后,我也忍不住从后插进女友刚才被阿治姦淫得发肿的小穴里。
  暖暖的淫洞使我抽插不到二、三十下,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我的下腹,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她的体内,倒流出来的精液把她的小穴和肛门部位弄得一塌糊涂。
  就是这样的一个本地旅游,把我带上了凌辱女友快感之路,从此之后,我就开始主动想方设法让女友被其他男人凌辱。至于那个阿治,我还想再碰见他,让他再来次把我女友干得四脚朝天,只是他工作的那个小小旅行社一年之后就关闭了,我也不能再找到他,真有点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