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久哈_撸鸡巴_花式撸管_草榴社区怎么进不去了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euraxo.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四十六章 暴奸舞后

时间:2018-01-14 君红和仙娇、香萍她们陆续都回来了,我们一起吃了晚饭,然后我搂着被我干得花残柳败怯生生一脸无奈的玲玉一起洗了个鸳鸯澡,出浴以后让仙娇这个小俏货用她粉嫩的小手替我上下揉捏按摩一番,藉机打了个盹休息一下养养神。
  晚上也不想出去了,毕竟是寒冷的冬夜外面黑乎乎的,在温暖如春的我的行宫里面举办了一个小规模的交谊舞会。
  甜歌皇后李玲玉和江歌的舞蹈皇后姚君红被挑选出来为我陪舞,这对漂亮的大美人儿浓妆淡抹出来头戴高档精緻的椭圆形空姐帽,扎一条俏丽的蓝红相间的彩色小丝巾,身着天青蓝色和玫粉红色空姐紧身套裙和浅灰色高档长筒丝袜,穿着一双性感的细高跟尖头黑皮鞋亭亭玉立在我的面前为我轮流伴舞。
  舞会上放的音乐是典型的靡靡之音,李玲玉伴唱的甜歌还有她后继的甜歌嗲星杨钰莹的发嗲放贱的浪声浪气伴随着轻搂曼舞在这个紧闭的空间里迴荡着,侵蚀着男女肢体紧密接触下产生的淫情浪意。
  李玲玉和姚君红这对绝色空姐打扮的漂亮女演员简直被我当成了舞女交际花,被我搂着一边边跳舞一边摸奶掏胯、揉臀亲嘴儿随意搂抱轻薄着,尤其是还给她们两人每人餵食了一粒发情催性的大红色云凤丸(淫凤丸),两女顿生慾火春情,顿时扭动娇躯投怀献吻争宠不已,被我佔足了便宜。
  而十八九岁妙龄性感的美少女仙娇和香萍则身着云凤女装为她们定制的天蓝色小立领空姐制服套裙,扎着一条俏丽的蓝红相间的彩色小丝巾,肉色的长筒丝袜和黑色翻毛绒面尖头细高跟鞋,服饰简洁贴身,依然有种蓝天姐妹花的神韵。
  这对小玉女都是被我从工厂女工中百里挑一选中的厂花级美女,任我佔有了她们的处女之身,她们实际是我不断更换寻找美色,并长期霸佔发洩私慾的对像,今晚她们也在我的不时搂抱邀舞中任我侵扰狎弄,春心萌动。
  我身侧这四位妖娆女郎全都浓拄艳抹,露出丝袜粉腿和性感高跟鞋,儘管她们身着高雅顶级的空姐套裙,今晚也不过是陪坐卖笑甚至供我姦淫发洩的玩物而已。老子不仅要让这些漂亮的女演员、绝色的小厂花她们伴舞,情绪起来以后还要干她们,往死里干她们来着。
  一边享受着美酒佳人的美妙滋味一边轻歌曼舞,虽然夜已经有些深了,虹媛依然没有回来,但我丝毫没有在意,因为美女环绕的舞会上淫蕩气氛已经越来越重了,美人儿们香水扑鼻、脸蛋娇媚、身姿挺拔、丝袜高跟配上绝色空姐制服实在有些撩情,下午刚刚在甜歌皇后李玲玉身上发洩过一次的慾望再次在我的体内聚集起来,并寻求着新的发洩目标。
  慢慢的舞会进入了高潮,春情大发的君红被撩拨得难以自持,扑到我的怀中用迷人的胴体摩擦挑逗着我的情慾,还在我耳边亲暱地小声嘀咕着,「白秋,想看人家为你跳空姐脱衣舞吗?」我此时已经是意乱情迷哪里还能把持得住,胀红了脸在她娇美的脸蛋上乱啃着连声说好。
  君红消失了一会儿,不过很快就回来了,依然戴着那顶椭圆形精緻优雅的空姐帽,扎着红蓝色小丝巾,但换了件意大利羊绒面料的紧身玫瑰红色的高档时髦的束腰长大衣,下面露出两条浅灰色丝袜长腿和黑色的细高跟皮鞋,将她迷人的身段映衬得更加高挑性感。
  所有的人全部退下了,就剩下身着空姐冬季大衣的君红站在客厅沙发前的小地毯上为我们表演起了空姐脱衣舞,面前妖娆的绝色舞后在明明暗暗、五颜六色的灯影里,不紧不慢地徐徐卖弄着,手不停地勾着,舌不停地伸着,眼不停地媚着,腿不停地摆着,乳不停地抖着,裆不停地送着,配上高雅贴身的空姐大衣飘逸性感让人魄蕩魂销。
  外面的大衣除去以后,发浪女人君红的里面居然仅仅只穿了那么又簿又短又透又艳的几件小内衣,盖不住内裤掩不紧乳罩,我的天啊,上面是精緻空姐帽和漂亮娇媚的一张俏脸蛋儿,而红蓝色绸缎小丝巾下面则是套极其性感暴露的紫色性感内衣,空姐的天使脸蛋配上婊子般的魔鬼身段性感内衣,再加上两条长期跳舞练出的修长的丝袜粉腿和高雅的细高跟尖头皮鞋,我的头一下晕乎起来。
  君红身上虽然只有两三件奶罩和透明小内裤,可脱起来彷彿有千百件似的,需要千百年似的,慢慢吊着坐在沙发上我的淫意,撩着我这个大色鬼的欲心,惹得老子口发乾舌发燥眼发急手发痒阳具发硬,恨不得自己蹦到台上去,替君红这个天使脸蛋魔鬼身段的浪货骚屄一下子扒光里三层外三层的遮羞布,好早早露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来。
  我倒在沙发上,将坐在我身旁的绝色空姐李玲玉按跪在腿边,直截了当地抽出那话儿,就要往空姐的樱唇檀口耸进去。此时甜歌皇后李玲玉虽已被我反覆姦淫弄得身心疲惫,但残存的自尊让这个曾经的名女人还是丢不下面子和我当众宣淫,扭动着美人头儿小手遮掩着不愿意就範,我淫笑道:「玲玉你还是乖乖就範吧!刚才你不是被我搞得欲仙欲死!」玲玉流着眼泪道:「白秋,你饶了我吧,你今天这么作践人家实在是够了!」
  我冷笑道:「臭娘们浪空姐,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老子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会乖乖就範的。」我两把将她的手抓开,压着她高雅的空姐帽将漂亮的臻首往我的鸡巴上猛压着凑上去,可玲玉还是不愿意乖乖就範仍然硬挺着她秀美的脖子。
  玲玉这个绝色空姐极力反抗着我的侵犯,见她这次很有些不识抬举,我实在有些不悦,有如饿狼般恶狠狠地左右开弓给了她两个热辣辣的耳光,漂亮的空姐一下瘫软下来流出了屈辱的眼泪。
  我冷笑道:「贱女人!这就是你反抗我的下场。」说着便将胯下的肉棒掏出耸在绝色空姐玲玉的俏丽粉面前,淫笑道:「李玲玉,你乖乖地把大爷的宝贝弄的舒服,省得受皮肉之苦。」玲玉还摇着头不答应,我又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脸颊上,霎时玲玉觉得头昏眼花差点晕倒,接着我又打了她两巴掌,玲玉最后忍不住痛,终于点头答应了。我轻抚着俏美空姐帽和红蓝色缎子小丝巾中间玲玉那张俏丽冷艳的脸蛋儿和双颊柔声道:「这样才乖,玲玉你早些听话,就不用受皮肉之苦了嘛!」
  玲玉白嫩的小手将我的肉棒捧在手里轻轻地搓揉,我一边欣赏着台上君红那风情万般极具诱惑的空姐脱衣舞,一边淫笑着命令身边的俏美空姐玲玉道:「来玲玉,像个头等舱的空姐一样给你的爷来个专业服务,用你的嘴唇好好亲亲它,鼓励它待会儿好干你的空姐妹子君红。」
  玲玉听说下一个姦淫对像不是自己,似乎鬆了一口气,但又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依言两片樱唇轻吻着我的肉棒,只见我疲软的肉棒渐渐硬挺。我将肉棒直接插入绝色空姐玲玉的小嘴中,直把玲玉弄得喘不过气来。
  我一边欣赏君红的脱衣艳舞一边享受玲玉的口舌侍奉,两位绝色空姐的淫艳陪侍让我得意非凡,大声淫笑道:「君红你不愧是江陵的艳舞皇后,这场空姐脱衣舞实在是太绝了,而玲玉你也真没辜负你甜歌皇后的好名声,含笛吹箫的功夫有独到之处,比之青楼名妓,也是丝毫不逊色,真是爽啊!」
  绝色空姐李玲玉双膝下跪马趴在我的胯前替我慢慢张嘴用心品含,而小玉女仙娇和香萍则懂事地分别跪在我的两天帮我除下皮鞋袜子,然后伸出红嫩的小舌头替我舔脚含脚趾头,如同两只漂亮的宠物小狗般讨我欢心,并不时任我摸奶亲吻着调情戏弄。
  此时地毯上的绝色空姐君红已经脱去了紫色半托型奶罩的束缚,但她的艳舞远没有结束,只见她捡拾起地上的玫红色空姐束腰大衣又穿在光溜溜的胴体上,一边踩着舞步,一边任由大衣的扣子半解半开,随着身体的摆动,空姐大衣从肩头滑落,逐渐展露出雪白的肩膀和大片的胸肌,也许的她的乳房实在有些高耸,大衣滑到胸前,居然挂在两座乳峰上,再不肯往下褪去。
  两颗乳珠在大衣的摩擦下挺起,绝色舞后君红继续和着节拍跳着,两条丝袜长腿套着黑色的性感高雅高跟鞋忽隐忽现,大腿根部的紫色透明内裤也不甘寂寞的露出冰山一角,挑战着我的官能。
  绝色空姐君红慢慢的伏下身子,四肢着地,从敞开的衣襟望进去,两个大奶子低垂,深深的乳沟划出一条直线,衬托出双峰的挺拔。她将整个身躯贴在地上,扭动着,翻转着,然后仰面朝天,从大衣中一点一点地向外蹭出。彷彿一条美女蛇蜕皮一般,雪白的娇躯摆脱了衣物束缚,缓缓的暴露在空气中。
  我胯下的阳具在美景的刺激和美女的侍奉下渐渐抬起头来,在绝色空姐玲玉的樱桃小嘴里放肆起来,弄得她不得不撑大小嘴任由口水滴答着。我喝了口红酒,暂时压抑下扑上去的冲动,继续观赏绝色空姐、艳舞皇后君红为我表演得这段难得一见的空姐艳舞。
  有些发情的绝色舞后君红躺在地上,身上只剩下那条紫色半透明得性感内裤。
  她将两腿高高举起,抬起臀部,两手扯住内裤的两角,将其拉到膝盖。细密的阴毛和粉红色的阴户呈现在我的面前,草丛中一座水帘洞彷彿在邀请我的拜访。
  我按动遥控将优雅舒缓的靡靡之音换成了激亢的摇滚,轰隆隆的节奏震人心魄。绝色空姐君红随即将两腿放下,支撑起臀部,随着强烈的节奏,疯狂的上下颠簸着秀美细嫩的屁股,像是在迎合男人的抽插一般,场面实在淫蕩不堪至极。
  片刻之后,晶莹的汗水从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在灯光的辉映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绝色舞后君红似乎忍耐不住氾滥的情慾,右手扣住阴户,一提一提的,继续卖弄着无限的春情。
  君红从来没有这么兴奋冲动,她纤细的中指不知何时已经插入潮湿的阴道,小指也在美妙的菊花蕾上来回扫弄,食指和拇指则捻弄着阴户上的宝石,娇小的阴核在不断的刺激下茁壮成长,阴户内部洪水氾滥,濡湿了她整个的手掌。
  绝色舞后君红嘴里发出的动人呻吟在房间中响起,似乎陷入了情慾的漩涡,对身旁的一切充耳不闻,继续用自己的手指满足心底激烈的慾望。
  「噗嗤……噗嗤……」的响声不断,君红的中指在阴道中快速的活动着,内里的淫水大量涌出,顺着屁股沟滴淌在地板上。随着淫水的滋润,小指也顺利的插进窄小的屁眼,绝色舞后君红用手指在两个腔道里戳弄着、旋转着、抠挖着,情发若狂。两个洞穴中的充涨使绝色舞后君红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和摇滚乐混在一起,在房间中翻滚激荡。
  终于,在乐曲终结的前刻,绝色舞后君红攀上了情慾的颠峰,挺起的肥嫩屁股重重地落在地板上,身子不规则地痉挛,从蜜穴中抽出的手指上沾满乳白的液体,一波波的粘滑的淫水从阴道中流出,将黑亮的阴毛粘成一片……。
  绝色舞后君红继空姐脱衣艳舞以后自己的手指在我的面前表演了一场春宫秀,终于瘫软在地,舒展开迷人的身子,静候我的处置。我将杯子里的酒一乾而尽,推开身旁服侍的三位美女,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那团雪白的软肉,我心目中今晚的性感女神~~绝色舞后君红,今晚我要好好安慰这个发情的漂亮舞后,也要用她的美妙肉体来安慰我自己。
  「把大衣给老子穿上,空姐还是要像个空姐样儿……」,我将失落在地上的玫红色空姐束腰大衣交给她,姚君红委屈地站起身子穿上了大衣,就像一个木偶,被男人操纵着。
  依然是那顶椭圆形精緻优雅的空姐帽,扎着红蓝色小丝巾,下面露出两条浅灰色丝袜长腿和黑色的细高跟皮鞋,穿上紧身的玫瑰红色的高档时髦的束腰长大衣,如果不知道她的内里是一丝不挂,俨然一名高雅俊美的绝色空姐。
  「现在转过身来……让我看看你的屁股……」我说道。绝色舞后君红幽幽地歎了口气,看来真正的凌辱才刚刚开始。「把大衣后摆给老子撩起来……」我厉声命令着,俏舞孃只好把空姐大衣的后摆慢慢地翻起来,缠在腰际,两条丰腴性感的白生生的大腿裸露在男人眼前。
  「转过身子来……屁股向着我……」绝色舞后君红脸上一阵发烧,但还是不得不按着我的话去做,把前身弯下去,将挺翘肥嫩的屁股挺向我。「这个男人难道前世注定是我的魔鬼?」绝色舞后君红大脑中一片混乱,但动作却一点也不敢放慢。
  「两腿蹬直,屁股翘高点!」我像训练动物园的海豹一样向俏舞孃发号施令。
  绝色舞后君红双手撑在膝盖上,用力站直了下身,两条美腿笔直地蹬在高跟鞋里。
  「嗯……把屁股分开,让老子看到你的屁眼儿!」我的想法真是极度其猥琐。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但听到我下流的口气,妖艳的俏舞孃还是窘得满面通红。
  「君红,老子天天干你的骚穴都有些败胃口了,今天我看弄屁眼更有意思些,老子给你通通肠子……」「啊……不要……白秋,你不要这样。」绝色舞后君红以前虽然也被我偶尔弄过她的小屁股,但那都是暗中所为,如今这样当着三女的面被蹂躏糟蹋还是头一回,而且弄屁股的味道实在是让她这个身体柔软的专业女舞蹈演员也难以忍受。
  「把屁股给老子张开!」我喝道。绝色舞后君红的眼泪在眼腔里打转,我兇猛的话语像鞭子抽在她身上,有一种不可抗拒力。「妈的,居然长得这么大的一个骚屁股,说,到底让几个领导给操过了……嗯?」我重重地打了一下俏舞孃的屁股。
  以前江歌的女舞蹈演员经常被安排给市领导什么的陪舞,君红这名「江歌一枝花」的俏舞孃当然也没少被那些老领导们搂着跳过摸过,但似乎还没到干事的地步。「不…」绝色舞后君红涨红了脸像受到了最无人性的污辱,心底里本能地抗拒着。这个男人实在太无耻了!
  「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我阴沉地说。高贵的俏舞孃只有忍辱负重,弯下腰,两腿用力站直,双手无声地伸到屁股上,抓住自己两片丰厚的臀肉,用力向两边分开,把里面羞人的东西展示在我眼前。
  「啊……好下贱……这样的事……」俏舞孃好像向全世界展示她身上最骯髒最隐私的器官,强烈的羞耻感冲击她的大脑。居然做出这样的动作,绝色舞后君红不能相信这个人就是自己,像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让头髮遮住自己发烧的脸庞。
  当一件事,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缪论被无休止地重複,它就会变得顺理成章天经地义。绝色舞后君红就是在这样的调教中潜移默化,不知不觉地被驯服。在反覆的调教下,她渐渐在内心里接受了自己的生活角色的两面性,在人前是着名的女舞蹈演员、舞蹈健身班的教练和女老闆,但面对我时,必须把自己的身份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换位,做一个没有任何尊严和人身自由的性奴!
  我饶有兴致地观赏着高贵俏舞孃可爱的小菊花,那纤弱的肛纹是如此的秀美,开合间是那么惹人喜爱。「用力……分开一点……」我拿起一条细细的白色小皮鞭轻轻抽打着绝色舞后君红雪白无暇的臀肌,这样的小鞭子在祥福苑的两个行宫里都分别配备了。
  「啊……啊……」俏舞孃被抽得叫出来,身子连连颤动。「很好……挺住……我要进入了……」我满意地点头,慢慢地抬起脚,把代表最无耻意味的中指对準江歌这名着名俏舞孃的臀眼,略作抚弄后一下顶了进去。「嗯……」绝色舞后君红头本能地仰起,喉咙里发出一声苦闷的叫声,屁股眼被男人硕长的中指顶穿,火辣辣的灼痛。
  「嘿嘿……君红,你的小屁眼儿还算紧密……」我转动中指,玩弄着她的直肠入口。「啊……轻点……」绝色舞后君红眉头锁成一团,痛苦地呻吟。「怎么样?是不是不够深入呢……」我从后面欣赏俏舞孃痛苦地扭动身体,肉棒重新举起。
  「好了……给你换根长的,让你爽个痛快……」我拔出中指,一把将绝色舞后君红拉坐到沙发上。俏舞孃绝色舞后君红像迷失了意志一样,丰臀一下坐在我的胯部,极度富弹性的臀峰压在肉棒上。
  「坐到老子上面来……」我一手控制着她的腰,一手把肉棒顶在她的肛门口。
  「不要……不要用那里……」俏舞孃无助地摇头。
  「你的水路老子走惯了,今天要借你的旱路走一趟了……玲玉过来,给老子咂硬点,再润点口水!」我喝道,绝色空姐玲玉哪敢不从,她被我这个淫魔今天的变态表现给吓坏了,连忙匍匐着爬过来,张开樱唇将我的大鸡巴叼在口里用心品咂舔弄,檀口还吐出一股股粘滑的口水为我的大鸡巴做着战前动员。
  肉棒上俏空姐玲玉的口水粘粘滑滑,君红被我往下一压,我的大龟头便轻而易举突入她紧窄的屁眼儿。绝色舞后君红吓得想提起身子,但我的手牢牢地固定了她,在玲玉这个大美女口水的帮助下,肉棒徐徐顶进她的直肠里。
  「唔……」绝色舞后君红皱着秀眉,头向后一仰,长长地发出一声闷叫,就像被一根木棍贯穿大小肠顶上胃幽门,酸,涨,麻,痛,辣,五味俱全。「不…不要……太……太大了……」俏舞孃脸色大变,挣扎着想直起身子。我从后面握住俏舞孃两座白嫩高耸的乳峰,控制了局面,绝色舞后君红的大屁股很快吞下我的肉棒。
  「好涨……不行……让我出来……」俏舞孃双眉紧蹙难过地挺直了腰,肉棒顶到了她的直肠深处,就像顶到了肚子里。「是吗?撑得满满的是不是很爽呢……」我大手捏弄着乳房,肉棒在感受俏舞孃直肠粘膜的蠕动和收缩。
  「啊…好难受……」俏舞孃的排泄器官被填得实实的,便意不时沖上心头。
  我双手抄住她两条大腿,将她一下抱了起来,就像大人抱小孩大小便一般,上下抛动着开始抽插,俏舞孃的两条嫩腿向两边张开,挂在脚尖的高雅而性感的黑色细高跟鞋儿也随着身体的动作上下晃动,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
  「不……不可以……」绝色舞后君红只感到屁股里的东西拉锯般进出,肛道火辣辣的作痛,就似要撕裂一般。老子没有理会俏舞孃的哀嚎,抱着她走到大镜前,镜子里绝色舞后君红淫蕩地张开大腿,一根大阳具在呼哧呼哧地出没她的肛门,看到自己淫蕩的样子,俏舞孃无地自容,羞得扭开了头。
  「嘿嘿……不敢相信吧,我怀里的这名妖艳的空姐这就是鼎鼎大名的绝色舞后姚君红,」我一边操弄俏舞孃一边兴奋地说。俏舞孃紧密的肛肌一下下的收缩,围裹着我的肉棒。这个美丽的俏舞孃的肠道真是又深又窄,绵密而乾燥,直肠壁皱褶的反覆磨擦令我爽得大气都不敢出,「求求你……不要……好痛……」俏舞孃痛苦地哀叫。每一下抽动都带动敏感的肛内肌,直肠粘膜不堪肉棒刮弄,俏舞孃被这种残酷的肛门性交折磨得死去活来。
  「要不要让你云凤的女同事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故意吓唬面临崩溃的俏舞孃。「不……不要……白秋,你饶了我吧!」绝色舞后君红吓得大叫起来,她注意到檯面上有一部摄像机。
  「是吗?那么一定要温顺听话,老子怎么弄你都要老老实实地……」我不停耸动下体,操弄俏舞孃最隐秘的排泄器官。
  绝色舞后君红被逼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双乳在我的操弄中上下甩动,雪白的大腿淫蕩地张开着,两腿交汇处覆盖着浓黑的阴毛。
  「现在让你感受一下当众交配的乐趣……」我说完抱着俏舞孃,边走边插,出到飘窗前面。「仙娇,拉开窗帘!」仙娇听话地走过来拉开阻挡在我们和外面世界这唯一的遮羞布。强烈的室内灯光令俏舞孃大惊失色,只见下面人潮如涌,车流不断,江陵的夜景还是无比繁华瑰丽的。
  「不……不能这样……」绝色舞后君红不敢相信这个我竟能做出这样荒唐的事。「嘿嘿……是不是很剌激……在全江陵人民的头上做……君红,让你这个江陵歌舞团最漂亮的女舞蹈演员更有成就感吧?」我无耻地说,屁股大幅度耸弄着狠狠地奸弄俏舞孃的后庭。
  「求求你……不要,会让人看到……」绝色舞后君红简直疯了,只感到无数眼睛看着自己,一个江陵歌舞团最漂亮最高雅的专业女舞蹈演员竟在这个冬夜,在了无遮拦的条件下,在万千市民的注目下无耻地被强行姦淫交配,实在太可耻了!
  「求求你……,白秋,你不要这样……」俏舞孃无地自容地哭求。「那么回答我的问题,……」我知道只有在这样的情形下才能迫俏舞孃放下尊严。「我……啊……不能……」绝色舞后君红的肛肌被反覆牵动痛得流下眼泪。「你身上什么地方正挨鸡巴操……嗯?」我气喘吁吁地问。
  绝色舞后君红没想到这个我竟下流到这个地步。俏舞孃实在说不出口,这种事太噁心了。「不愿说么……那么就让全城人民看看他们熟悉的绝色舞后江陵最漂亮的女舞蹈演员被无耻交配的丑样子吧。」我在飘窗前来回走动,上下抛动俏舞孃的身体,肉棒在深逐的肛肠里无所顾忌地冲突。
  「天啊……不要……」在这个地方多呆一秒钟就会多一分被人看到的机会,如果被人看到,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是……是……肛、门……」为了尽快结束这荒淫无比的一幕,俏舞孃强忍着羞耻说出了自己被姦淫的部位。
  「嘿嘿……也就是高雅女舞蹈演员每天大便的地方,对吗?」我无比下流地追加解释。绝色舞后君红几乎羞得昏过去,与此同时体内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直肠深处传来阵阵麻痒,子宫不停的抽搐。
  肛交的高潮就要出现,我像头野兽样喘着粗气,下体快速挺动,发狂似地顶插,绝色舞后君红在我身上被插得花枝颠倒,呼天抢地。粗长的肉棒像要把她五脏六腑贯穿,好像已经顶到了心坎上。
  「啊……不行了……」俏舞孃疯狂了。「过不过瘾……」我吼叫着,火热的精浆像子弹般射入俏舞孃的肛肠里。「啊……」绝色舞后君红大叫着向后仰,身体倒在我身上,两条雪白美腿突然僵直。
  在城市上空江歌的绝色舞后君红无耻地达到了高潮!